来自 互联网 2019-07-06 22:49 的文章

监管部门看到的是处方药滥用的诸般后遗症

  近期,媒体有关“宠物照片充当处方竟能网购处方药”的报道引发舆论聚焦。无处方销售处方药、在线问诊不到一分钟生成处方、用药人不用实名认证……记者日前在多家网上药店和知名电商平台体验购买处方药,发现网络售药流程确实存在诸多漏洞。

  网络平台处方药滥售,有漏洞要堵、有问题要治。监管部门看到的是处方药滥用的诸般后遗症,而群众看重的是网购药品的便捷与便宜。因此,严管网售处方药的声音一出,民间似乎都是一片担忧与反对之声。不得不承认的是,在“看病贵看病难”仍在寻找治本之计的当下,网售处方药确实部分地缓释了患者求医问药的痛感。只是,承认网售处方药的优点,并不代表严管就可以手软。

  一则,据商务部发布的《2017年药品流通行业运行统计分析报告》,2017年全国七大类药品零售市场总额达到4003亿元,而互联网医药销售就达到1211亿元。二则,曾有媒体报道称,2018年11月,一名22岁女孩通过网络购药平台购买了18盒秋水仙碱片剂,因过量服用而亡。同年5月,一名21岁女孩通过网购APP购买秋水仙碱片剂并陆续服下198片药后抢救无效死亡。事实上,诸多电商App均可买到处方药,甚至有App为了卖药而帮消费者伪造病情开电子处方。市场庞大而混乱到这个地步,人命关天的处方药网售,至少是“有疾在腠理、不治将恐深”。

  严管网售处方药,是必须的。去年,国家卫健委发布的《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(试行)》中已经明确提出,不得对首诊患者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。此外,该文件还规定,医疗机构在线开展部分常见病、慢性病复诊时,医师应当掌握患者病历资料,确定患者在实体医疗机构明确诊断为某种或某几种常见病、慢性病后,可以针对相同诊断进行复诊。今年4月,《药品管理法(修订草案)》提交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进行第二次审议。其中明确提出,要加强规范网络销售药品行为,不得通过药品网络销售第三方平台直接销售处方药。这些制度设计传递的价值信号非常明确:处方药滥售已经成了严肃的社会问题,而监管有形手的强势介入业已开始倒计时。

  但同时,管要管到民众心坎上。患者买药“会不会又要把我们赶回医院排队” 的担心,也不是毫无道理。背后的根源,还在于“重医轻药”的传统,于是医院里药师寥寥、药店里药师成导购,合理用药始终处在粗放阶段。解决处方药乱售这个问题,行政一刀切地“禁售”虽然速效,却是最不该选择的下下之策。毕竟,医疗服务的互联网化进程是不可逆转的滚滚大势,尤其是随着5G技术商用步伐加快,看病卖药恐怕都可以在网络上完成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管理网售处方药还须互联网思维,还须从疏导的角度因时制宜。

  所谓互联网思维,最关键的就是打破壁垒、流通信息。如果互联网平台能与实体医疗系统无缝对接,医疗信息共享、患者处方共享,在严格履行隐私义务、严惩违规售卖等前提之下,既能规范网售处方药的秩序,又能为患者提供实在的便利。此前,中国医改联合研究报告的数据称,全国现有慢性病患者近3亿左右。如果网售处方药能以互联网思维监管好,起码能造福这些有处方却每月都要奔波购药的患者。

  正视互联网处方药的刚需,以互联网思维探索解颐之计,长远而言,这亦是健康中国战略的大势所趋。

  提醒和防范固然要紧,最要紧的,还是密织法治牢笼——从考生信息到高校招生规范、从快递物流责任到各方监督警觉,每个环节都须严防死守,让浑水摸鱼的骗子无计可施、无利可图。

  地铁工程攸关千万民众安全,容不得半点疏忽大意。所以对于青岛地铁问题,相关监管部门不能再熟视无睹,而应切实负起监管责任来。否则,地铁安全如何让民众放心?

  只有强调培养质量,严格执行培养标准,让相当比例的学生不能混到毕业,我国才会改变学生学习学到高中毕业完成高考就结束,被录取就认为拿到大学毕业证书的错误教育观。

  评选活动本来就是自愿参与,投不投票,投谁的票,不应该有任何引导与强制,不然,就失去了投票的意义。公文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,仍是“局长的事再小也是大事”的逢迎丑态。

  这种内外勾结的行业生态,一来增加了黑救护车的精准“营销”,二来也成了其排除“竞争”对手,获取垄断地位乃至摆平事端的一个重要保障。

  违法拆迁和无证施工紧密捆绑,在伤害个人权利外,操之过急的施工安排,项目的质量未必能够得到保证,这对公共安全也会留下巨大的隐患。

  这个问题值得决策部门考虑,必须要的话不妨通过听证等程序,先进行一番公共讨论,看有没有可能达成新的共识。但是在规定更改之前,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人,还是需要执行现有规定。

  精确的分析和精准的投放,能提高垃圾的附加值和使用效率。比如家庭所用的纸板或者其他专业性纸类,若是没有受到污染,其价值会更高。

  对志愿填报APP需要加强行业规范,同时学校要重视学生的生涯规划教育,提高学生自主进行生涯规划的意识和能力,以此促进提供志愿服务的机构提高专业性和服务质量。

  “严禁布置要求家长完成或需要家长代劳的作业”,还暑期安宁给家长之外,更重要的,显然还是重建“家校平等”的地位关系,并廓清两者的权利边界。

  保护个人信息数据不被滥用,保护用户隐私权益不被侵犯,需要自上而下的有效监管,需要公民权利意识的觉醒,也需要公平正义的判决激励更多人们拿起法律的武器。

  眼下,暑假来临,恰逢青少年进行视力矫正的高峰期,更需格外警惕近视治愈骗局卷土重来。严查严惩各种“治愈系”“瞎处方”,净化近视矫正市场,建立行业规范迫在眉睫。

  快递员的发展状况,与企业职责紧密相关。与其事后处理不守法不守规的快递员不如强化事前防范。需要从提升快递员的素质入手,完善制度设计,形成行之有效的制度安排。

  本该用来惩罚和改造犯罪分子的监狱,却成了黑恶势力与“保护伞”互相勾结的窝点,监狱内犯罪分子的随意进出、监狱长的一手遮天,深刻揭示出某种权力自由裁量的任性。

  疫苗安全无小事,对疫苗行业施加最严格的监管,对危害疫苗安全的行为施加最严厉的惩戒,不仅必要而且迫切。只有严厉追责方能重典治乱,才能促进我国疫苗质量的提升。

  “勿需让座”的牌子,对同车年轻人来说是个提醒,对刘大爷自己来说是一种解脱。相比于某些人一上年纪就“放飞自我”“不管不顾”,硬核大爷的生活态度显然要健康得多。

  美容医疗市场乱想丛生,治而不绝,说明在打击力度和惩治措施上还有待加强。要求消费者要有较高的权利保护意识,在自身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,敢于拿起法律武器进行维权。

  据报道,张某亲属“问医院要诊治记录和死亡证明,对方都没有提供”。这些本应公开的信息阻塞不通,难免增加死者家属和公众的猜疑,也在某种程度上损害了执法部门的权威。

  《疫苗管理法》的通过,是要在疫苗生产和使用全过程进行严格监控,做到所有的疫苗都可追踪到源头和出事环节,如果出现问题,将有法可依,并进行严厉的惩处。